您的位置 : 太子秦楚网 > 小说库 > 灵异 > 东北招阴人

更新时间:2019-02-10 14:53:20

东北招阴人 已完结

东北招阴人

来源:快阅联盟 作者:天朝无笔 分类:灵异 主角:李善水成妍

经典小说《东北招阴人》由天朝无笔所编写的灵异悬疑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善水成妍,书中主要讲述了:东北多奇人,擅长养狐狸的养狐先生,供着保家仙的散人,会请神的萨满巫师,请帮兵的跳大神,这些人都称为阴人。我的行当,就是把这些“阴人”介绍给撞邪的雇主,所以我叫……东北招阴人。我的客户圈子,大多集中在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东北招阴人 第7章 阴人借道 免费试读

成妍问我东三省怎么邪性了?

我指着远处起伏的、朦胧的山脉,问她:知道那些山脉代表什么吗?龙脉!地下有龙气,地上有龙形,这就不是一般的邪性。

我又指着地下说:知道这地下埋的是什么吗?

“埋了什么?不是鬼怪吧”

“当然是了。”我说咱们中国,打仗多少年,古时候这块土地里,出了金国、大辽、后金,在这块土地上,战火纷飞,埋葬了多少枯骨?后来人打过来了,霸占了咱们国家的东三省,在地下又建立了不少军事基地,而且人后来打散了不少,很多人就留在了东三省这块土地上,对了,这片土地上,还有不少野人呢。

“野人?不是神农架那边才有野人么?怎么东北也有野人?”黄馨也被我说得好奇了,问我。

我说小时候听我爷爷说,东北这边,经常有野人出没,那些野人,生性残暴,长得比正常人矮小,茹毛饮血,特别可怕。

后来有一次,我爷爷村里村长的儿子被野人叼走了,雪地上还能看见脚印。

当时村长就着急了,立马带上全村的纯爷们,连夜去追捕野人。

后来一直追到了野人的巢穴,那边有十几个野人,正坐在地上吃村长的儿子。

血呼啦差的场面,差点让村长直接晕过去。

那可是他一脉单传的独苗啊。

要说那时候,民风超级剽悍,偿命天经地义,哪有现在什么的“动物保护法”哪有现在遇到仇人不能干,先得去报警的说法。

当时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见到了仇人,还能等报警?

村长二话不说,带着全村的纯爷们跟野人干架。

村里不少男人都有“鸟铳”塞了火药就对着野人放炮。

没几下,把那一窝野人全给端了。

后来要走的时候,我爷爷他们不小心掉进了野人旁边的一个坑里,猜,找到了什么?

“找到了什么?”成妍猴急的问我。

我看着他,吐了个烟圈,幽幽的说道:找到了一面,还有一些生锈了的制式步枪,这时候我爷爷他们才知道,原来这群人哪是什么野人啊,根本就是一些战乱时候失联了的军人,他们和天皇失联了,没有来得及撤出中国,留在了山里当野人。

那些也是够残忍,没有吃的了,就去村里抓一些落单的妇女、小孩来吃!

“后来呢?还有军人化作的野人行凶的没?”

“敢!”我沉喝了一句,说我爷爷他们当时回了村,立马就跟周边地区的通报了这件事情,当时不少村子里都去山里整那些化成野人的。

当年他们入侵的时候不是玩扫荡吗?我爷爷村里给他们玩一把扫荡,烧山火抓他们。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野人吃人的事情了。

听了我的故事,成妍有些发抖,黄馨说话也不是很利索了,明显很害怕。

再加上山林里面,风声又大,没多久,两女吓得瑟瑟发抖,她们一左一右,把我夹在中间。

嘿嘿,这感觉还挺爽的。

我两只手搂住了两女的肩膀,夹带着她们继续上路。

成妍问我能不能不走了,半夜走山路,心里总有瘆的慌的感觉。

“怕什么,有我呢。”我是不怕走夜路的。

“你胆子怎么那么大?”成妍夸奖我一句。

这句夸奖,让我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想说我胆子确实不大。

但在女生的面前,怎么能怂,我拍着胸脯,响亮的说:以后请叫我李大胆!

噗嗤,两女竟然笑出来了。

我们顺着上路一直走,下了山坡,到了一个叫夹山坳的地方。

这夹山坳可有说头了。

因为这里地势低,平坦,所以历来都被当做乱葬岗,随意丢弃死人尸首的地方,可有点邪乎。

我进山之前,还忘记了夹山坳这茬了,以前我来找东北狐王的时候,他就跟我说过,说这段路不好走,晚上容易撞邪。

今儿个我忽略了这茬,想到这儿,我倒是想打退堂鼓了,可是在两女面前,我怎么好意思说走呢?

刚还吹牛说我是李大胆呢,这一退山,哥们还不成笑柄了?

不能退。

我硬着头皮,带着两女继续前行。

在快要出夹山坳的时候,我总算松了一口气,好说歹说算是出来了。

可事情总不是我想的那么顺利,在我一脚就快要踏出夹山坳的时候,突然,一阵阴风扑面而来。

紧跟着的,是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还我的儿子!”

“杀!众将士们,跟着我,杀出一条血路来。”

“八嘎!”

我听见有“怨妇”的哭声,有古时候将军指挥战士奋勇杀敌的声音,也听见“鬼子”的骂声。

这些声音交杂在一起,让我浑身不禁起了凉意。

这怕什么来什么?我就怕在夹山坳里撞邪,这还真撞邪了?

声浪此起彼伏,不单单我起鸡皮疙瘩了,身边成妍和黄馨,压根不顾及被我吃豆腐,把我搂得紧紧的。

成妍大哭小叫着:“大哥,我们走吧,回去吧,这,这太可怕了。”

“是…是啊。”黄馨还算镇定,只是附和着成妍。

我摇了摇头,说不能走,这鬼也怕狠人,我们硬着头皮走,兴许还没事,这要往后退,鬼就知道我们害怕了,还不知道会下什么毒手呢。

成妍的心理承受能力弱,已经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她一哭,这鬼哭狼嚎的声音越发剧烈了。

各种各样的鬼叫声,此起彼伏。

小孩的哭声、女人的哭声、狼叫声、怪叫声,充斥着我们的耳朵,我都快迈不开步子了。

即使我们都把耳朵堵上,那声音,也一阵阵的印到了我的心里。

这时,我才想起来,成妍是被狐仙阴魂上身了的人,现在她属于“招鬼”体质。

带着这样的人上路,撞邪的几率都比一般人大不少。

我心里暗骂了一句,但路是我带的,所以我不能怂。

我硬着头皮,往前走。

走了一个坎又一个坎,那些鬼叫声始终充斥着我们耳朵,压根挥之不去。

我犯着嘀咕,说都走了这么远了,怎么夹山坳的鬼魂还在作祟呢?不应该啊?

我现在是当局者迷,好在黄馨这姑娘观察能力强,她拉了拉我的衣角,小心翼翼的说:李哥,我感觉这里…这里…咱们…咱们走过!

走过?

我左右一望,发现不对劲了,这个地方,我们的确走过,我右手边还有一个歪脖子树,歪得像是有个女人吊死在树上一样。

刚才走的时候,成妍被吓得大哭,我还安慰她来着。

想不到,我又走走回来了。

完了,这是遇到鬼打墙了。

鬼打墙又叫鬼遮眼,意思是你被鬼遮住了眼睛,不管怎么走,你都走不出这一亩三分地去!

“怎么办?我们还能走出去吗?”成妍满脸焦急的问我。

黄馨比较镇定,她让成妍不要说话,说我肯定能够找到办法出去的。

办法,我肯定有。

咱们是招阴人嘛!虽然胆子小点,但是对付个鬼打墙,还是有我自己的办法的。

我让成妍和黄馨抓稳我,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都不要松开我。

“恩!”

两女答应得挺好的,都乖巧的抓住了我的衣角。

我从背包里面掏出了一打黄纸钱。

抓住了其中一张,往天上一扔,喊道:“阴人借道,鬼灵退散!”

这些黄纸缓缓飘在了空中,飞到两米多高的时候,轰的一声炸开,快速燃烧,光亮点燃了我周围的黑暗。

我一边撒着纸钱,一边往前走。

“阴人借道,鬼灵退散!”

纸钱一摞摞的洒着,很快,我们看到前方的山路了。

成妍对什么事情都挺好奇的,问我那纸钱怎么会自己烧。

我说这不是一般的纸钱,这叫黄陵钱,是一位阴人“鬼婆”卖给我的,这些钱在阴间里面能用,我装作阴人,洒鬼钱,那些鬼灵们就会让开一条路,自己燃烧那是因为鬼灵们接了我的纸钱。

现在吧,一来,这些野鬼贪财,二来,他们怕我是阴人,忌惮我的本事,所以都不敢招惹,卖我一个面子,才让开了道。

“好吧,下次把你的纸钱借一些给我,我遇到了可怕的事情就撒钱。”成妍半开着玩笑。

我嗤笑一声,说这纸钱几乎和等价,造价很昂贵的,你直接撒这个,撒不起的,太贵了。

“什么?这么贵?你怎么舍得用?”成妍突然尖叫道。

呸!我平常当然不舍得了,可是现在不有你们两个么,这纸钱的消费,在你们的雇佣费里面出!

我不心疼!

“我心疼!”黄馨尖叫了一声,同时撒开了我的手。

我可不知道这姑娘这么贪财,要是知道,我压根不说刚才的话。

黄馨这一撒手,我感觉要完。

因为她松开了我,鬼灵就以为她不跟我是一伙儿的,肯定要缠住她。

果不其然,在黄馨撒手的一瞬间,一道若有若无的黑气缠住了他。

“阴人借道,鬼灵退散。”

我把所有的纸钱,全部撒了出去。

可是没用,黄馨已经被黑气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想来,这位略微贪财的小嫩模,要香消玉殒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