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太子秦楚网 > 小说库 > 玄幻 > 魔法大陆争霸

更新时间:2019-02-11 16:39:48

魔法大陆争霸 已完结

魔法大陆争霸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月之痕 分类:玄幻 主角:奥菲莉娅

主人公叫奥菲莉娅的小说叫做《魔法大陆争霸》,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之痕写的一本玄幻魔法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魔族历来觊觎人界的光明之土,在有历史记载的初期,一场轰轰烈烈的人魔战争为人类历史拉开帷幕,那便是发生在风历553年著名的红塔之战……...展开

本书标签: 豪门小说 女强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魔法大陆争霸 第1卷-第六章神秘的少年魔法师 免费试读

前后的武士一拥而上,奥菲莉娅瞅准时机迅速向左面攻去。刚才说话的时候她就拼命观察地形,此时包围圈左面显得最为薄弱,只有一名武士,最有可能突围出去。而且,他们都知道迪亚瑟兰伯爵小姐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根本不会提防她。果然,亚莉斯下令后,左右两方的敌人按兵不动,只有前后上来两个武士执行任务。

奥菲莉娅不会错过唯一的机会,她一个闪身利落的跳出两名武士的包围,直冲向左面,只见那名武士一脸震惊,还没来得及动作,奥菲莉娅一个飞腿揣中他的鼠蹊部。人说打蛇打七寸,这里可是所有男人的弱点,奥菲莉娅虽然从小就训练过近身搏击,但是女人的拳头到底力道弱一些,碰上强有力的对手要想一击得逞,攻击男性的要害更为保险。虽然奥菲莉娅平时不齿这么做,但是情况不同,以剑术见长的她要想赤手空拳的打出包围圈,自然是怎么有利怎么做。果然那名武士训练有素,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迅速作出反击,只是还没来得及出招就被奥菲莉娅击中要害,浑身顿时像抽干了力气般软倒在地,大声哀嚎。

奥菲莉娅见机不可失,前方封锁崩塌,便越过那名惨叫的敌人,拔腿朝前奔去。

后面的亚莉斯和一众武士惊得目瞪口呆,一时竟忘了反应。亚莉斯到底受过良好训练,临场反应不比其他人,看到奥菲莉娅逃跑的身影,立刻冲手下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赶快追!”

“你们往那边,其他人跟我从这边走--”

远远的听到亚莉斯气急败坏的声音,奥菲莉娅心想看样子她是非抓到她不可,奇怪,到底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可是眼前的局势不容她多想,亚莉斯一定比她更熟悉这一带的地形,而且刚才她的吩咐中分明是采取两面包抄战术,奥菲莉娅心想她再往前走不定在哪里就被他们堵住,这可怎么办好?心念一转,她立刻想到亚莉斯既然兵分两路,那么她后面应该没有追兵,亚莉斯料定她只会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往前冲,可她偏偏原路逆反回去,这回看她围不围得她住。

几分钟后奥菲莉娅又回到原点,心中暗笑,果然没见一个人影,亚莉斯那当她是,带人傻傻的等在前面围堵,竟没给她后路设防。

奥菲莉娅原地老神在在伸个懒腰,现在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这时,冷不防一道声音凭空响起:“挺聪明的嘛,这么紧急的时候还能冷静下来思考,嗯,不按牌理出牌,有个性!”

“谁?”奥菲莉娅左右张望,四周空空如也,除了空气就是空气。

大白天见鬼了不成?奥菲莉娅不觉脑袋一片冰凉。

“哈哈,”那声音又凭空出现:“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这就现身--”

奥菲莉娅只觉一阵眼晕,几滴凉凉的水花飞溅到脸上,紧接着从她站立的地面前冒出一个少年来。

“现在你看见我了吧!”少年开心的冲她笑道。

奥菲莉娅仔细打量他,但见他十六七岁的年纪,跟她差不多高,纤长的身躯披着淡蓝色挂巾,蓝色头发,绿眼睛,样貌着实可爱。他两耳垂着叮咚作响的环形吊钻耳坠,腰间别一把青色短剑,左手提一个梭形雕花金属瓶,右手则友好的伸到她面前:

“你好,我是魔法师夏洛克。”

“魔法师?”奥菲莉娅惊叫,“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将信将疑的握上少年的手,只觉一阵沁凉,一种清爽的感觉立刻从手心蔓延过来传遍全身,仿佛是夏日将双手浸入湖水中一样说不出的舒适。

奥菲莉娅直觉的相信面前的少年是友非敌,他那双如湖水一般碧绿的眼眸一尘不染,清可见底,若说这样的人包藏什么坏心眼儿她才不信。

“你刚才好厉害,赤手空拳一下子就撂倒一个人,而且还能料准敌人的心思,我很佩服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嘛…还可以啦…”奥菲莉娅被夸奖得脸红,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急中生智。“我叫奥菲莉娅。”

“刚才那些人是你的敌人?他们打算对你不利?”

奥菲莉娅点头。

少年笑道:“见到你真高兴,我刚刚一直在这里,所有的事情都看到了。嗯,那么多人围攻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儿真是丑陋的行径。”

“就是,还好我反应快。”奥菲莉娅听着夏洛克的声音就像风铃一样动听,说话又处处站在她这一边不觉对他好感大增。

“不过,奥菲莉娅,”夏洛克看向她说道:“他们已经朝这边来了。”

奥菲莉娅凝神一听,果然不远处传来呼呼的脚步声,糟糕,她怎么忘记状况在这里浪费时间,这会儿亚莉斯早反应过来了,她这一扑杀回来事情可就麻烦了。

夏洛克轻松的安慰她:“别急,你站到这边来。”说着将奥菲莉娅拉到身旁。

奥菲莉娅狐疑的看着他的动作,“你要害我啊,我再不跑可就被抓住了。”

“我不会让他们抓住你的,看我的--”说着,他拧开左手上的金属花瓶,右手手指捻起水花不慌不忙地挥洒到两人周围,一个水印的圈将他们围在中央。

“水之印,起--”夏洛克话音一落,奥菲莉娅只觉一道蓝色微光从撒上水花的地面腾射而起,就没有任何动静了。

“我们现在在水之结界内,他们看不到我们的,放心吧。”夏洛克笑道。

奥菲莉娅将信将疑,眼看着亚莉斯和他的人马从远处奔过来,心都揪到了嗓子眼。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和夏洛克明明就站在这里,可是那群人像是根本没看到他们,及至跟前,只听亚莉斯恼怒的说道:

“见鬼了,那女人能跑到哪里去?”

“亚莉斯大人,到处都找不到,会不会躲起来了。”

奥菲莉娅心想,没躲啊,就在你眼前呢,睁着眼睛看不见,她此刻可就站在亚莉斯身旁,打个喷嚏都能喷到她。

转头看夏洛克,只见他但笑不语,奥菲莉娅这才相信了他所说的话,这家伙是个货真价实的魔法师,是他使了魔法把他们藏了起来。

奥菲莉娅真是佩服不已,这法术施得当真漂亮,想必刚才他也是如此隐身,又在她面前突然蹦出来的。

“…再搜,我就不信她还能插翅飞了。”亚莉斯再度下令,所有人又分头找去。

等这些人消失后,奥菲莉娅无可奈何的摊摊手:“她还真是锲而不舍呢…”

“是嘛,看来亚莉斯这个人跟你有仇怨。”

“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事想不开,我根本不晓得哪里得罪了她。”奥菲莉娅叹口气,最近怎么敌人越冒越多,还真是举步维艰啊,以后再也不能轻易到这里来了,想必过了今天的事他们会提高警戒。

夏洛克笑眯眯的说:“迪塞尔公爵手下有弗列德军团,实力不容小觑,他们中水平最弱的比国王卫队的一个小分队长厉害。”

“你很了解嘛!”奥菲莉娅睁大眼睛看着他,“那么亚莉斯就是这个佣兵团的头领?”

夏洛克摇摇头,“是副团长,弗列德军团的团长是一个叫做克里奥德的男人,他是亚莉斯的老师,大概要比她厉害多了。亚莉斯和克里奥德都听命于迪塞尔公爵,是他最得力的两个部下。不过据说迪塞尔公爵比克里奥德还要厉害,如果你下次再来可要小心了,最好请些有实力的帮手,也许你可以尝试也雇请一个佣兵团,水平可以和弗列德一较高下的,这样才能达到你的目的。”

“谢谢你的。”奥菲莉娅笑着点头,原来还有一个棘手的人,迪塞尔的厉害她早就领教了,这个噩梦般的对手她真不想再撞上。上次交锋的情况惨不忍睹,如果不是戒指的威力,她恐怕难逃一死。对了,戒指,她差点忘了这个拥有神秘力量的戒指,也许眼前这个会魔法的朋友可以帮她解解惑呢。

解除结界后,奥菲莉娅跟着夏洛克来到他的住处。

“原来你住在艺人旅馆,难道你也是旅行艺人?”对于夏洛克的邀请正中她下怀,不过她想先看看他请他来有什么目的。

“我不是艺人,只是住在这里方便,到处都是和我一样打扮怪异的人,比较不会引人注目。”

奥菲莉娅仔细一想,的确是这样,夏洛克长得太漂亮,穿戴又有些异族风格,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你请我来有什么事?”奥菲莉娅单刀直入的。

“对不起,请恕我唐突,不过你就是黑吧?”

奥菲莉娅呼吸一窒,僵笑着说:“怎么会?我只是个美丽娇弱的少女,你怎会把我和恐怖的夜行大盗在一起。”说罢心想难道她真这么不济,随便就被个陌生人摸清了身份?这人到底什么来头?不觉对夏洛克提高了警戒。

夏洛克还是摆着温和的笑容,“别紧张,我不是你的敌人,刚才我不是帮了你吗?”

“话是不错,可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别有用心?”

“放心,我绝对不是迪塞尔公爵的人,我到这里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寻找一样东西,对我们族人很重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

“和国王之心有关的东西。”

闻言,奥菲莉娅结结实实吃了一惊,“你也要找国王之心?”

“也?那么你也在寻找这个东西吗?”

奥菲莉娅这才察觉自己惊讶中漏了嘴,可是话已经说出无法更改,只得说:“我的确在寻找传说中的国王之心,可是你又有什么目的?”奥菲莉娅心想鱼肉就一块,要是有人跑出来跟她争夺就势必要击败对手,可是对夏洛克这种会魔法的人一时也想不到办法对付他,只能先探探他的目的,看他要“国王之心”做什么。

没想到夏洛克立刻摇摇手,“你别误会,我不是来跟你抢夺宝物的,你刚才没听清楚,我要寻找的只是和国王之心在一起的一样东西…”

“在一起的东西?那是什么?”奥菲莉娅听得一头雾水。

“是…国王的灵魂…”夏洛克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个名词。

“国王的灵魂?”奥菲莉娅眨眨眼,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在开玩笑吗?灵魂?”

“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不过我要找的东西的确是国王的灵魂,确切的说应该是国王阿鲁贝里希一世的灵魂。我想,你一定听说过这个传说:奥利斯历史上曾有一位著名的君主,在他的统治下奥利斯变成埃尔达陆上最强大的国家--”

“是的,我听过这个传说。”

夏洛克点点头,“…这位国王就是阿鲁贝里希一世,三百年前统治奥利斯的君主,传说他死后心化成了金子,那就是保佑奥利斯世代繁荣的国王之心但是没有人知道,国王的灵魂也随同这件秘宝一起长眠在地底,而我所领受的使命就是带回国王的灵魂。很抱歉,我只能解释这么多,其他的事情则属于我们一族的机密,不能随便说出来。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夺走你要找的东西,既然目的地相同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努力,看看宝物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那你为什么说我是黑?”奥菲莉娅还是忍不住。

“这个…也许我说错了,我只是听到了很多传闻,再加上刚见你和那些人对峙时的反应就大胆猜测了一下,如果说错了请原谅。我来时,我们族的祭司占卜过,我看到你的影子,祭司说这意味着你是我的旅程中即将出现的关键人物。祭司的占卜一向很准确,就连阿鲁贝里希一世的灵魂会和国王之心在一起的事也是占卜算出的结论。找到了国王之心就找到了国王的灵魂,而既然你要找的便是国王之心,那我们的目的地就一样,我可以帮助你…”

“说得好,我们可以互惠互利!”奥菲莉娅兴高采烈的拍了拍夏洛克的肩膀,经过上面一番话她已经彻底打消了心防,她愿意相信夏洛克,而且他是她寻宝旅程中出现的第一个朋友,从此她将不再孤单一人面对危险。

想到这里,奥菲莉娅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甜,她一见夏洛克就非常喜欢他,现在得知这个优雅的少年在未来将和她站在一条战线上感觉就对他更加亲切。

“那么,对于国王之心藏匿的地点,你可知道得多些?”

夏洛克想了下说:“祭司占卜没有得出准确的结果,只知道藏匿的地点周围似乎有很多水,而且宝物埋藏在很深的地下,祭司也无法推算出确切的地方,他说肯定不在阿西纳泽城,但是却必须从这里找起--”

“这是什么道理?早知道不藏在王宫里我也用不着呆在这里了!”奥菲莉娅感觉自己像做了半天无用功,她本来以为所谓王族的秘宝必定会藏在王宫内某处,这才想方设法的想要进去,可是听夏洛克一说不觉泄了气,既然不在她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不,我们必须从这里找起。祭司的话不会有错,他说占卜之所以无法得到确切的隐藏地点,只有一种可能,宝物周围被人设下了结界,所以祭司的占卜无法找到它。”

“结界?你是说就像你刚刚对付亚莉斯时那样使出的魔法?”奥菲莉娅感觉问题又变复杂了。

“是啊,我们站在结界里,外面的人就会看不到我们。而宝物也一样,如果被放在了结界里就怎样也找不到了,除非解除外面的结界。”夏洛克解释。

“这么麻烦?”

“还不止如此,我刚才使出的只是力量很小的结界,而宝物周围所设下的是很强的结界,因为就连祭司的占卜都无法穿透它,不知道是什么属性的…”

“那…必须从王都找起又是什么意思?”

“这是祭司占卜后得出的,他说解除结界的某个关键钥匙隐藏在王都,而且他又算出了你。线索是环环相扣的,如果我找到了你就如同触发了最首要的环节,接下去就可以顺藤摸瓜--”

“说得轻松,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奥菲莉娅只感觉怎么问题越来越复杂了,绕得她头大。这个夏洛克口中的祭司怎么这么厉害,还能把她算出来,可惜就偏偏算不出国王之心究竟藏在哪里。可是转念一想,要是人家真有能耐算出了确切地点,那还要她干嘛?恐怕人家连招呼也不跟她打就去取了回来,那她不就真做了冤大头,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在王都乱撞一气。

夏洛克倒一点也不着急,还是笑嘻嘻的说:“不过事情对我来说进展倒很顺利,这么快就让我找到了你,其实我们不必担心,祭司说只要我们把身边的事情一件件做好,下一个线索自然就会浮出水面。”

说的容易,奥菲莉娅现在只感觉本来还算清晰的目标一下子沉入水底,她到底应该怎么办?还要继续追查迪亚瑟兰伯爵死因之谜吗?

这时,楼下传来座钟的敲击声,六点了。

“坏了,我忘了时间,如果不赶快回去可就得遭殃了。”奥菲莉娅这才想起自己出来一天了,如果现在再不抓紧时间返回去,等到工厂大门被锁上她就欲哭无泪了。

奥菲莉娅把情况告诉了夏洛克,夏洛克寻思了一会儿说:“如果你不介意最好搬来和我一起住,我们呆在一起行动才方便。”

奥菲莉娅点头,这倒是,如果总是贿赂了工头溜出来,时间长了早晚会被工厂老板发现。而且她一个小小的纺织女工如果总能拿得出这么多钱,迟早会被人怀疑身份。打定主意后,奥菲莉娅和夏洛克约好过几日将身边的事情处理好就来这里找他。

辞别夏洛克从艺人旅馆出来,奥菲莉娅仔细观察了一遍地形,发现艺人旅馆位置正好处在贫民窟和集市交界处,这一带本就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倒是个不错的藏身处,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那么,等辞了工厂的工作,就到这里和夏洛克会合,以后白天也可以展开寻宝的工作了。

是夜,一个黑衣身影利落的翻入庭院,黑衣人扬手快速的将一颗飞弹掷入窗内。

“奥菲莉娅--”罗丹轻轻的开启窗户,让来人跃了进来。

黑衣人扯下面罩,对上罗丹冷峻的面容:“我接到了你的信号,罗珈出什么事了?”奥菲莉娅一脸焦急,她才回到住处不久就看到罗丹留下的痕迹,等所有人睡下后立刻就换了衣服赶来。

“她跑了。”罗丹不慌不忙地关上落地窗,沉稳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情绪。

“跑了?”奥菲莉娅大惊失色:“你不是向我保证能够保护好她吗?她为什么要跑?”

“她通过自己的途径确认了你不在圣女会,而裘恩也不知道你的下落,所以她根本不肯安心的呆在这里--”

“那她能跑到哪里去?去干什么?”奥菲莉娅此刻的心揪成一团,罗珈在搞什么,难道她不知道现在躲在迪亚瑟兰伯爵身后的幕后黑手还没有被揭露吗?那些人随时可能对她不利,就像之前的绑架。

“先别急,她给我们留下了一条线索,你跟我来…”罗丹说着手不知从墙壁何处按了下,一个隐藏的通道显了出来。

在罗丹的带领下,奥菲莉娅跟随他进入秘道,不一会儿来到一间点着灯的暗室,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胖男孩儿正歪在椅子上呼呼大睡,门口正襟危坐着一位武士打扮的人,想必是罗丹的手下。

武士虎视眈眈的看守着男孩儿,即使被看守的人已经坠入梦乡也没有一丝懈怠。好敬业!奥菲莉娅心想罗丹也很会训练手下,这时,武士看到来人立刻直起身向罗丹行礼。

罗丹挥退看守的人,走过去拍拍男孩儿的胖脸。

“醒一醒--”

男孩儿口中吐出一连串含糊不清的词,好容易张开双眼,看到面前的人立刻吓得直哆嗦:

“子…子爵大人…”

“看来睡得不错,清醒多了吧?”罗丹露出一个俊美的微笑,看在男孩儿眼里却直打怵。

“把今天早晨发生的事全部再说一遍,说给这位女士--罗珈的姐姐听!”

男孩儿闻言这才抬起头看向奥菲莉娅,随即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说:“奥菲莉娅?你就是伯爵小姐?罗珈的姐姐?”

“我就是。”奥菲莉娅不动声色的说道:“现在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子爵严厉的目光中,男孩儿不敢有所隐瞒,一五一十将早上发生的事全盘托出。原来他正是罗珈从小在国王卫队少年团时结下的死党乔尔,现任国王卫队第一卫队十五小分队的三等兵。罗珈被困期间就是他和同一队的士兵约瑟夫帮忙打探,奥菲莉娅离开圣女会行踪不明的也是通过他们的调查传给罗珈知道的。罗珈得知奥菲莉娅失踪,以为她是去找迪塞尔公爵报仇,情急之下假装卧病在床以松懈看守力度,今早趁罗丹外出的空当儿,威逼乔尔穿上她的睡袍躺在床上睡觉,自己则溜出了门。

“…她向我保证她只是去一趟安吉洛夫俱乐部亲自找裘恩,中午就会回来,可是她却一去不回,我这才想起来她也许是去找公爵报仇了…”

奥菲莉娅一听脸全黑了,还没等她发话,罗丹打断道:“奥菲莉娅,罗珈没有去找迪塞尔。”

“你确定?”奥菲莉娅现在最怕的是罗珈和迪塞尔扯上关系,那个男人能这么残忍的对待迪亚瑟兰伯爵小姐,那么对她的妹妹也不会仁慈到哪里去,尤其是以罗珈火爆的性子不知道要惹出多大的祸来。

“我确定。”罗丹斩钉截铁的说:“你不要慌,我下午去探了口风,迪塞尔看样子根本就没见过罗珈的影子,而且他跟罗珈没有仇,也不会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可是我也去了圣女会,罗珈同样也没有出现在那里,裘恩委托我尽快找到你们姐妹,她有事情要见你们。”

奥菲莉娅才松开的心绪又提了上来,“也不在圣女会?那她能去哪里?”

谢天谢地她没去找上迪塞尔,可是这个并不比她现在下落不明好多少。

奥菲莉娅有一个很坏的预感,她一把上前抓住乔尔的肩膀,气急败坏的说道:“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说说她还有可能去哪里?”

“我…我也不知道,前几天她只提过要去找公爵殿下为你报仇,别的就…”乔尔急得满头大汗,搜肠刮肚的回想着罗珈此前说过的每一句话,脑袋里像筛豆子一样。

“啊,对了!”乔尔忽然大叫道:“她还说过要是见到塞拉尔就亲手剁了他!”

闻言,罗丹和奥菲莉娅对望一眼,两人都在心里想:这倒是有可能!

“奥菲莉娅,我们现在就走。”罗丹说着大跨步走回房间,迅速的换上夜行衣,两人一前一后朝饮水街18号而去。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